当前位置:主页 >> 污染防治

气候大会决定全球2020年后气候行动前哨

2019-05-14 15:29:25| 来源:| 编辑:| 点击:9次

气候大会:决定全球2020年后气候行动前哨战打响

当地时间12月1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南美洲国家秘鲁首都利马开幕,全球气候谈判“开场哨声”再度吹响。

若从1992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通过算起,关系到地球和人类前途命运的谈判已迈入第22年,可谓旷日持久。本届利马气候大会怎样承接上一年华沙气候大会的成果,又将如何扮演明年巴黎气候大会的重要“前哨战”?这需要从全球气候谈判的历史谈起。

1992年,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的首届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上,各国签署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这标志着首个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应对全球变暖的国际公约正式诞生。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明确提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负有“共同但有区别的”,但这次大会未能就发达国家应提供的资金援助和技术转让等问题达成具体协议。

1997年通过的《京都议定书》则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达成后的又一里程碑。《京都议定书》规定了第一承诺期内()主要工业发达国家的温室气体量化减排指标,以及要求这些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减排所需的资金及技术支持。

然而,时任美国总统布什2001年突然宣布美国退出《京都议定书》。延宕数年后,《京都议定书》终于在2005年生效。每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COP)与《京都议定书》缔约方会议(CMP)同时举行,是全球多边气候谈判的最主要平台。

2011年德班会议达成了许多新成果,其中包括自2013年1月1日起实施《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并启动一个新的进程讨论2020年以后进一步加强公约实施采取更加有利的行动等事项。本次会议启动了“德班平台”。

2012年的多哈会议为《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做出了决定,发达国家在2020年前要继续大幅度减排。会议同时作出一项重要决定,即发达国家要在2020年前继快速启动资金之后继续增加出资,要在2020年达到每年1000亿美元的规模,以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

最近一次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即2013年的华沙会议

气候大会决定全球2020年后气候行动前哨

,一方面重申了落实巴厘路线图成果对于提高2020年前行动力度的重要性,敦促发达国家进一步提高2020年前的减排力度,加强对发展中国家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同时围绕资金、损失和损害问题达成了一系列机制安排,为推动绿色气候基金注资和运转奠定了基础。

同时,华沙会议还要求各方抓紧在减缓、适应、资金、技术等方面进一步细化未来协议要素,向国际社会发出了确保德班平台谈判于2015年达成协议的积极信号。

时至今日,今年的利马会议被外界视作2015年巴黎会议达成协议的“最后一站”。

“最近几次大会的核心,还是在于明年在巴黎达成一个关于2020年后国际社会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所应当进一步强化的行动和措施的重要协议。”中国代表团副团长、首席谈判代表苏伟表示,利马会议是推动明年在巴黎举行的缔约方大会上就2020年后国际应对气候变化强化行动达成协议的“重要步骤”。

本届利马会议,中方派出了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科技部、财政部、环境保护部等部门,以及香港和澳门特区政府代表组成的中国政府代表团与会。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解振华担任中方代表团团长,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担任第一副团长。

对于大幕逐渐拉开的本届利马会议,中国、美国、欧盟等各方亦提前表达了对大会的期待。

中方指出,利马会议是通向巴黎气候变化新协议的重要一站,将对明年巴黎会议产生重要影响。中方愿本着积极和建设性态度,与各方一道,推动会议秉持公开透明、广泛参与、协商一致、缔约方驱动的原则,以及按照“共同但有区别的”原则、公平原则和各自能力原则,取得积极成果。

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和最主要温室气体排放国之一的美国,亦由美国总统奥巴马于11月访华时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强调了加强气候变化双边合作的重要性。中美两国表示,将携手与其他国家一道努力,以便在2015年联合国巴黎气候大会上达成在公约下适用于所有缔约方的一项议定书、其他法律文书或具有法律效力的议定成果。双方致力于达成富有雄心的2015年协议,体现共同但有区别的和各自能力原则,考虑到各国不同国情。

在11月公布的《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两国希望宣布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目标能够为全球气候谈判注入动力,并带动其他国家也一道尽快并最好是2015年第一季度提出有力度的行动目标。两国元首决定来年紧密合作,解决妨碍巴黎会议达成一项成功的全球气候协议的重大问题。

而欧盟亦于较早前公布了2020年后的气候目标。绿色和平全球气候政策主管马丁·凯撒(Martin Kaiser)表示,最大的三个温室气体排放国欧盟、美国和中国分别做出了后2020年减排目标的相关意向,这些进展让气候谈判僵局的转折点在利马成为可能。

具体而言,本届利马会议将有望达成哪些目标?中方预期,大会将达成三方面务实成果:

一是确定未来协议草案的要素。这是确保协议如期达成的最关键任务,也是利马会议的优先事项。中方希望各方尽量就要素达成共识,对于那些暂时无法达成共识的问题,各方要尽量通过适当的后续进程,弥合分歧,确保按照多哈会议要求在2015年5月拿出协议谈判案文。

二是明确“贡献”信息。利马会议应明确缔约方在提交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自主决定的贡献”时应具备的信息。各方应在贡献信息方面积极探索各方均能接受的方案。

三是提高2020年前行动力度。关键是发达国家要大幅提高2020年前减排力度,兑现在资金、技术转让、能力建设方面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支持的承诺。

马丁·凯撒分析,真正的谈判将在2日开始,届时德班平台将进入工作状态。

“中美两国近期作出的共同气候宣言成为会场内的重要谈资,各相关方都对这一宣言为利马大会带来推动力抱有厚望。”马丁·凯撒说。( 彭大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