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污染防治

仙狱战神第二百九十七章交易营养

2021-01-15 03:18:1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仙狱战神 第二百九十七章交易

“这还用解释吗?”姚乐天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费轻侯道:“刚才血口喷人的是你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噗的一口就喷了出来,得亏我是离得你远,要不然肯定的被你喷一身,结果反过来你却污蔑我血口喷人,你不是睁着眼说瞎话还能是谁?”

“你这是诡辩,我……”费轻侯顿时气结。含血喷人是这么解释的吗?

修真界没有偷换概念这么一说,但是费轻侯也知道自己一时言语不慎,被姚乐天给抓住了漏洞,以至于挨了骂他也没地方说理去。

“别解释了,真的用不着,因为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姚乐天伸出手指来朝着费轻侯摆动了两下,道:“何况这么多人看着呢,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的真实面目大家已经看的清清楚楚了,实在用不着再这样丢人现眼了。”

“为了天卫的名声着想,费轻侯,你就闭嘴吧,要不然说得越多错的越多,回头丢了你们云天西卫的人,你回去了如何交待?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不用谢我的。”姚乐天说到这,微笑道:“真的不用谢我,要是想谢的话,就谢谢云天西卫的良好作风熏陶出了我这样以德报怨的好青年吧。”

“你……噗。”费轻侯手指着姚乐天,脸色忽白忽青,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是他不是受了伤,而是被姚乐天的话给气的,太他妈的无耻了,这家伙简直是在抹黑云天东卫的同时玩命给云天西卫贴金呀,太不要脸了。

“你看你,又在血口喷人了,这种以怨报德,恩将仇报的行为实在是太无耻了。”姚乐天摇了摇头道。

噗。

费轻侯再次喷出了一口血,身子一歪就昏晕了过去。

“就这气量,也太狭窄了吧。”姚乐天摇了摇头,随即看了旁边的林羡鱼一眼,伸手指了指旁边都看傻眼的庄璧凡道:“刚才林家铺子遇袭他是目击者吧?”

“是。”林羡鱼点点头。

“带回卫里去好好问问,另外再多找几个目击者,问的仔细一些,别漏了什么。”姚乐天吩咐道。

“遵命。”林羡鱼闻言大喜,满脸冷笑的就朝着庄璧凡走了过去。有了姚乐天这话,他等等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庄璧凡弄去云天西卫问话了。

“姚乐天,林羡鱼,你们不能抓我,你们这是公报私仇。”庄璧凡见状顿时就急了。连费轻侯都被姚乐天给气的晕过去了,自己啥都不是,这要是被弄去了云天西卫能有个好吗?

“直呼天卫姓名,就是对天卫的不尊敬,说我们公报私仇,这就是在质疑和污蔑天卫办差时的公正了。”姚乐天撩起眼皮瞥了庄璧凡一眼,道:“你别想跑,要不然就是畏罪潜逃,就算是你哥哥来了也救不了你。”

庄璧凡一听到姚乐天随随便便就给自己弄了两个罪名,顿时就傻眼了,这样的罪名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全看办差的天卫如何掌握,而姚乐天和林羡鱼多半不会让他好过的。

一想到很可能会被送去羁押房关小黑屋,庄璧凡就不由得毛骨悚然,但是他更加没有胆量逃跑,否则被扣上了畏罪潜逃的罪名,谁也救不了他。

“庄璧凡,咱们的账待会慢慢算。”林羡鱼走过来掏出拘仙铐铐上他后,满脸杀气的低声说道。

如果只是协助调查,自然不用上铐子,不过多了姚乐天说的那两条罪名,铐上也就不算过分了。

庄璧凡自始至终都没有反抗,因为他很清楚没了费轻侯给自己撑腰,他要是再反抗,说不定姚乐天和林羡鱼就敢当场将自己击杀然后再扣上个畏罪拘捕的罪名。

姚乐天看着庄璧凡乖乖被铐上后,这才看向狄火道:“多谢狄兄刚才仗义相助,请狄兄帮忙将费轻侯送去云天东卫,他可以不仁咱们云天西卫不能不义呀。”

“好吧。”狄火点点头。想起刚才姚乐天将费轻侯生生说的吐血的口才,心里忽然觉得这方面自己比起姚乐天来差的太远了。

就在此时,空中传来了飞剑破空的呼啸声,并且听声音竟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

那道剑光很纯粹,一看就不是寻常的飞剑,最少也是上品的灵器,甚至是绝品的灵器也是大有可能,而用得起这样飞剑的天卫,在云天城中绝对是为数不多。

转眼之间,剑光已经在姚乐天身前不远处落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庄璧凡的哥哥,云天东卫第一大队的大队长庄璧涛。

“哥,快来救救我呀。”一见到庄璧涛出现,庄璧凡顿时就跟溺水之人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那叫一个激动呀,连蹦带跳的大声喊叫。

“你给我住口。”庄璧涛瞪了庄璧凡一眼,而后才看向姚乐天,皮笑肉不笑地道:“我说是谁在这里办差呢,原来是姚队长,早听说姚队长被破格提拔成为了第七小队的暂代队长,只不过我一直在忙,竟是没有机会当面道贺,失礼失礼。”

“不敢当,庄大队长客气了。”姚乐天也是有有些甚至是负数。而钟浩森所在的企业样学样的虚与委蛇。

俗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在等级森严的天卫里当差也一样,方方面面就得照顾到,尤其是这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更是必不可少,像是姚乐天和庄璧凡,其实彼此心里都恨不得把对方打的形神俱灭,不过表面上却是一团和气。

其实姚乐天心里都觉得恶心,但是却没有办法,毕竟人家地位比自己高,若是他拿着对付费轻侯那样的态度对待庄璧涛,倒霉的肯定是他。

“不知道我弟弟又怎么得罪了姚队长?我叫他给你赔礼道歉,你看如何?”庄璧凡说道。

庄璧凡这么说,不仅是在避重就轻,希望大事化小小事李承铉与戚薇 李承铉与安以轩   日前化了,同时也是在给姚乐天挖坑。要是姚乐天真的点头承认是庄璧涛的说法,那就成了公报私仇了,而这恰恰是天卫的大忌。

姚乐天何等的精明,哪里会听不出庄璧凡这话里的坑,笑道:“庄大队长此言差矣,我们云天西卫从来都是公正严明,绝对不徇私情,更加不会以权谋私,不过你既然问了,我告诉你也无妨,本来请你弟弟去云天西卫只是因为他是目击者,希望他协助调查一下林家铺子遇袭一案,只不过他不仅直呼我的姓名又公然污蔑我公报私仇,这就是在公然质疑天全体董事们目前在短短的两周内卫的公正了,庄大队长,你说说看,换成是你,你会置若罔闻吗?”

一听这话,庄璧涛不由得在心里暗骂弟弟混账,同时又狂骂姚乐天无耻。

这尼玛就是把刀子塞到了我的手里让我捅我弟弟呀,用心险恶,太可恨了。庄璧涛看着姚乐天,真想一巴掌将他给扇死。

姚乐天的问题摆在这里,他是怎么回答都是问题,说会吧,那就是想要置若罔闻,就是不在乎天卫的公正受到质疑,说不会吧,那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弟弟被抓走,等到了云天西卫之后,自己弟弟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他想都想得出来。

“姚队长,你我都是明白人,何必揪住一点小错不放呢。”庄璧涛传念给姚乐天道:“若是你肯放过我弟弟的话,凡事都好商量。”

这样的话,庄璧涛没办法直说,因此只能通过神念与姚乐天讨价还价。

姚乐天也知道自己想要因此而收拾庄璧凡的可能性也不大,毕竟这回跟前一次不同,因此也没指望着再关庄璧凡三个月,最多就是恶心他一下,不过庄璧涛既然愿意低头,那他当然乐意做个顺水人情。

“林家铺子被砸,损失惨重,还死了人,我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听说那些肇事者逃到了城东,我想庄大队长消息灵通手段了得,肯定能够把他们给抓出来,是吗?”姚乐天传念道。

一听这话,庄璧涛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

他当然知道这事是谁干的,正是因为知道,才觉得头疼。姚乐天这简直就是讹诈呀,要么把罪犯交出来,要么就眼睁睁的看着庄璧凡去云天西卫受苦受罪。

庄璧涛当然不希望弟弟再次被关进羁押房,但是他也不愿意把那些个手下交出来顶罪。那些可都是庄家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死士,若是这样白白的交出去,他倒是不担心这些人会供出庄璧凡是幕后主使,不过这样的损失庄家也承受不起。

“没有别的选择了吗?”庄璧涛传念问道。心里窝火的够呛,以前他何曾将姚乐天这样外来的土包子放在眼中呀,可是从他进入天卫到现在也不过就是多半年的时间,这小子就已经成长到了这样的地步,现在甚至可以跟自己平起平坐的谈判了。

费轻侯这个废物,怎么就没把他给杀了呢?庄璧涛心里暗骂,却看着姚乐天等着他的回答。

“不行。”姚乐天丝毫没有犹豫地道。

这也是他的底线,林家铺子被砸,他当然知道跟庄璧凡脱离不了关系,但是他以他现在的地位动不了庄璧凡,但是其他的人他却不能放过,要不然不仅无法向林羡鱼交待,同时也有损自己的声望。

所以姚乐天的态度极其坚决。

宝宝如何健脾胃
济南治疗盆腔炎费用
南宁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