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项目

代表8旬老太术后第八天死亡7年间家属4进法院

2020-09-17 12:37:28|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8旬老太术后第八天死亡7年间家属4进比如调查多久法院终获赔

首席万恒

7年之后,手拿市中院的终审判决书,已经白发苍苍的赵斌(化名)还会回忆起当年送别母亲时的情景。7年前的2006年4月20日,赵斌83岁的老母亲赵老太因身体不适,到当地一家医院就诊,并接受了手术治疗。术后第八天,老人死亡。赵斌对母亲的死因提出了质疑,认为与医院诊断错误,并在家属未同意的情况下手术。家属最终诉至法院。7年间,这起医疗纠纷经历市、区两级人民法院的4次审理及裁定。

老太术后死亡引发诉讼

2006年4月20日,家住旅顺口区龙头街道的赵老太自己打车去了当地一家医院。赵斌回忆说,当时母亲已经肚子疼了10多天。他说,虽然母亲已经83岁高龄,但身体一直还算硬朗。事后有村民回忆,在抵达医院后,老人手脚灵便、神志清醒,她自行走上医院的台阶,找到医生看病。在医院,赵老太被诊断为嵌顿疝,当天被安排住院并拟定了手术治疗方案。

我曾经和医院签订了手术预定书。明确同意手术肠疝气,瘤、癌放弃。很快赵老太接受了手术。但在手术过程中,医院发现老人的症状为炎性假瘤。手术后第八天,老人不幸死亡。在死亡诊断上注明:赵老太的死因为心源性猝死、肺栓塞。

我在手术预定书上已经注明:癌症和肿瘤情形下应该放弃手术。赵斌说,家属们认为,医院的诊断存在错误,而且在家属未同意的情况下进行了肿瘤切除术。这已经构成了侵权行为。2007年,家属们将接诊医院起诉至法院,索赔17万元。

法院先后4次审理裁定

原被告双方或许都未料到:这起医疗纠纷官司会打了整整7年。

受理案件后,旅顺口区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对于赵斌等家属的索赔,医院方面觉得很冤枉。医院方对法庭辩称:赵老太在入院时,自述病史时明确表示自己腹部的包块有30年病史。而病历上记载的手术时所发现炎性假瘤只是病理诊断,不属于恶性肿瘤的范畴。而之前家属签字的预定书上,注明的癌瘤放弃,医院理解为恶性肿瘤放弃。医院手术是符合医疗技术规范的,不存在任何误诊和误治的问题。而赵老太是在手术后第八天在家属扣背时猝死,与手术不存在因果关系。庭审期间,医院还曾多次申请对老人的死亡进行医疗事故鉴定。

2010年年初,旅顺口区法院一审判决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患者手术与死亡有因果关系,家属提出的误诊误治等相关请求法院不予支持。除了判令医院返还赵老太住院期间的近7000元医疗费外,家属的索赔请求被驳回。对此家属不服,上诉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0年5月7日,市中院做出民事裁定,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故撤销原判决,发回旅顺口区人民法院重审。

当年10月,旅顺口区法院对本案进行了开庭重审。法院在重审期间曾经再次申请进行医疗事故相关鉴定,但因为有关鉴定机构技术力量不足以及双方对鉴定材料有异议等原因,最后退鉴。法院审理认为,医院接诊患者时,除了要履行法定救治义务外,还要遵守双方约定,否则医疗活动具有过错。由于手术违背了患者家属的意愿,未履行告知义务,且手术结果不利于患者。因此,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而对于赵老太的死亡,医院方面没能提供自己没有过错的证据,应当认定医疗过程与病人死亡有直接因果关系。法院于今年年初做出判决,判令医院赔偿家属各项费用93000余元。

对此结果,赵斌等家属和医院双双不服,再次上诉至市中院。

7年后,终审判决家属获赔

在采访中了解到,赵斌等亲属上诉的原因是:法院对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有误。当时是按照2008年的标准计算,而依法应按2011年标准计算。赵斌说。医院方面的上诉请求则是原审判对该学会做出停止活动两个月的行政处罚。决在审理程序和适用法律上存在错误。二审法院应该依法发回重审或者改判。

市中院审理认为,原审法院审理有据,适用法律正确无误,但对死亡赔偿金的计算确有不当。日前,市中院做出终审判决:医院给付家属各项赔偿和损失合计13万余元。

家属7年间4进法院

2006年,老太术后第八天死亡。

2007年,家属将医院起诉至法院,索赔17万元。

2010年初,旅顺口区法院一审判决:判令医院返还赵老太住院期间的近7000元医疗费,家属的索赔请求被驳回。家属上诉。

2010年5月7日,市中院发回旅顺口区人民法院重审。

2013年年初,旅顺口区法院判令医院赔偿家属各项费用93000余元。家属和医院双双不服,上诉至市中院。

日前,市中院做出终审判决:医院应给付家属各项赔偿和损失合计13万余元。



柳州白斑疯医院
石嘴山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牡丹江治白癜风
友情链接: